切换到宽版
  • 263阅读
  • 0回复

流浪地球导演郭帆:中国人别老看宫斗剧,我们多看看未来吧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昌鹿颈
 

娱乐官网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019年2月11日,流浪地球上映的第七天,票房突破21亿人民币,逆袭领跑整个春节档,有网友在豆瓣评论中写道:"这一次,终于轮到我们仰望星空。"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采访 |李小飞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关于拍摄选择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"刘慈欣的所有作品中,流浪地球是最可拍的"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很早,出版前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刘慈欣有一句话,他说我的所有作品都是对2001太空漫游的原著的拙劣模仿,我不知道你对这句话怎么看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他太谦虚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实际上你觉得是怎么样的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我觉得严锋老师说的那句话,大刘就是以他的一己之力把中国科幻文学推上了世界巅峰,就是这样,没有别的。你看看三体,我的天哪,三体里面随便拿一个概念出来都可以拍一部电影,太多的点了。大刘这个脑洞,太厉害了我觉得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刘慈欣的哪部作品你最想拍成电影?包括三体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流浪地球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就是第一选择吗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第一选择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为什么没选三体呢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三体我始终觉得只有第一集适合影像化,第二、三集,就是书啊,无法影像化。我简单讲一下,比如他里边有一段是讲他们进入到一个高维度空间,不可能影像化的,怎么表现?我们都知道蚯蚓没有眼睛,它感知这个世界是什么呢?软的、硬的、干的、湿的。好了,我们抓住这个蚯蚓说,兄弟,你知道什么叫看见吗?什么叫听见吗?蚯蚓就疯了,它不能理解,因为他没有感知这个东西的器官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对于高维度来讲,我们就是那只蚯蚓,我们的五感,我们就能感知到这些。宇宙之中,96?东西是我们看不到的,我们能够看到的可见的物质只有4?我们连这4?没搞明白呢,更不要说那96?什么。所以真的我看那些量子力学什么,看完之后,我觉得我是一个不可知论者。我们人体是有限制的,我们感知这个世界的器官是有限的,我们不可能什么都能知道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们只有这些,我们这些器官是怎么发展出来的,是由于这个三维的空间导致的,你真正到了四维空间、五维空间是什么样子?因为弦理论来讲,我们应该有11个维度。我的天哪,加上时间这一维,四维我们还没搞明白呢,第五维,书里面可以用文字去描写,描述都描述得不是那么清晰的时候,我们怎么把它影像化,太难了这东西。所以三体不是说不想拍,而是拍不了,流浪地球是最可拍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那流浪地球最打动你的是什么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一开始我觉得很酷,我们把地球推走这件事太他妈酷了。我们带着地球跑了,后来发现原来老外看着也很酷,因为老外不这么想这个问题,一旦有了问题,老外就跑了,不要地球了。我们还吭哧吭哧把地球拉着,带着家跑,特别像一个蜗牛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另外一点我是觉得流浪地球是可以放到近未来去展示的,就是这个故事。就是未来五十年、六十年,之后的未来,我们可以把它装进去。远未来是没有意义的,我们如果设置远未来一万年以后,相当于我们把一个山顶洞人拉过来扔到现在,哥们儿就吓尿了,他不可理解。未来太远,对于我们现在是没有现实意义的,电影的核心是表达人物跟情感,这两个一旦缺失之后,就变成科教片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其实我看里面有一个情节是开空间站撞木星,这不是那个全频道阻塞干扰吗?这个情节是当时跟大刘商量的吗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没有,就是有些重合。我们里面有好多个致敬的点,包括对盗梦空间的那个小吊坠,陀螺,有好多,包括那个终结者2,因为我想做科幻片,是因为看终结者2,好多好多。就包括对2001太空漫游,电脑莫斯的设计,那全都是致敬。当然里面还有一些小的收获,你比如说校服,因为我小时候特别讨厌穿那个校服,就是蓝的、白的校服。我就想未来你们想穿上更时尚的校服?不行,你还得穿这个,永远都不能变,类似这些东西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是最大的收获是父亲的这个情感,对,因为我总觉得中国式的父子关系啊,原来我不能理解,为什么父亲老是酷酷的,不说话。当我成为父亲之后我才知道,原来对孩子的爱是那么真切,你对孩子可以付出一切,但你平时,我对我儿子也是那样。他这么小,我也不能说,爸爸爱你什么,我很少说这些话,说不出口这个话,中国人就是这样。那父爱是什么,父爱就像我们小时候学的课文一样,他是一个背影。我见我爸最后一眼,他也是一个背影,所以其实这里边对父亲的情感是我对父亲的一个纪念,我觉得父亲那个爱就是那么厚重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当时最后的高潮点,父子离别那一刻,原本我们写了好多话,后来都删了。中国人不这么干一个事,你不用讲其他的东西,讲爸爸爱你啊、舍不得你啊,没用,就是你成为一个男人了,抬起头来,最后3、2、1抬头,是这个意思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谈"中国式科幻"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"做中国科幻,不要太迷信海外团队"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我们之前最难的其实在一开始创作这段,就是要找这个我们所说的"中国科幻",中国科幻是个什么样的,找那个东西是特别难的。我们可以把科幻形容成一个人,中国科幻是啥,你找的灵魂是什么东西,以及我们的美学这部分,必须得用自己的,才能称之为中国科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那你们最终找到的"中国科幻"是什么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我们说科幻是外国的,其实就是美国的。这个东西一直都是美国人去做,但中国科幻是什么,我们其实是在美国找到的(答案)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016年,我们去工业光魔,本来是跟人聊聊看能不能特效层面上合作一下,因为毕竟工业光魔做完星战,做了三百多部科幻电影,但你后来发现确实太贵了。但既然去了,我们就跟人聊聊,就说这些项目呗,其实也没指望人家能够看中咱们想的怎么怎么样。但聊完之后,对方特别的兴奋,那兴奋劲儿我觉得不是装的,他有两个总监都是这样。我就问他们说,你们觉着我们这故事哪儿好啊?他说你们太奇怪了,你们居然想着跑路都得带着地球跑,我第一反应就是,北京房子贵嘛,你可不得带着家跑嘛,对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其实你从理性的角度来讲,你带着地球跑路这件事情其实特别不合理。从物理学角度来讲,它就是一坨石头嘛,你带着这坨石头干啥去呢,跟我们买房是一样的。我们去买房,买的是什么,买的是这六面墙吗?其实不是。中国人的概念中,房子不只是商品,房子就是你的家,你老婆、你孩子、你丈母娘看你的眼神……全都在这个里面,这是房子。这个房子里面,你的爱,你的恨,你的好与不好,你的所有回忆。有些时候发生地震,有些人不离开他的家,我不选择逃离,我就在这儿,这个情感是非常中国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咱们再往回倒,我们从小就被教育我们是中央之国,跟美国、跟英国他们的这些思维方式完全不一样的。包括英国当年大航海时期,不断出去,五月花号开到北美,出现在美国,他们是往外走的。他们是面朝大海,仰望星空的,而我们是面朝土地、背朝天的,我们有户口,几千年的户口制度把我们摁在这儿,这是我们。我们对土地那份情感,老外觉得奇怪,对吧?好,你觉得奇怪,刚好就是我们独特的,所以抓了第一个点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第二个点是,他们说你们怎么150万人的救援队出去救援去?当时第一反应人多啊,我们人多,所以我们没有超级英雄,我们没有美队、没有蝙蝠侠、没有蜘蛛侠,我们只有一个一个的普通人。这其实是集体主义的一个表现,但对于他们来讲,他们看也有点奇怪。因为他们习惯于像漫威那套系统,他们建立一个单独的英雄出来,我们的电影没有超级英雄,我们是一个一个的普通人。每一个普通人在关键时刻,他的决定,他的行为,他的选择,让他成为了英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所以找到这两个东西之后,我觉得我们至少能够找到中国科幻的一个内核了。因为中国文化的内核有很多,我们只是选择了一个我们熟悉的,跟家、跟我们的土地有关联的东西,我们搁在这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那外部我们就要寻找美学是什么。因为我们的美学历程这几千年来是有一个发展的,但是到了工业革命时期是空缺的,缺失的。缺失以后,我们对机械是没有情感的,我们对科技、机器这些东西是往外推的,没有熟悉度。那我们要想寻找到合适的美学,我能想到的就只能是苏联的东西,苏联的大重工业的东西,这跟我们是有勾连的。我们对这个东西是有认知的,是觉得会熟悉的,所以你看我们电影里面所有人的这些服装没有那种紧身衣。不是哪个姑娘穿上紧身衣就可以成为黑寡妇的,你穿上之后就会有很奇怪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美学的设计上,包括颜色,我们减少了蓝色的使用,我们会把它加点绿,变得更偏青色,带来的都是暖跟红跟黄,这些我们特别熟知的颜色,以及所有的置景上的东西都是实的,按键也是实的,键盘也是实在的,全是实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们之前其实有一些国产科幻片的尝试,很多的失败就是在这个地方,他没有一下能够把观众往里拉,而是往外推。我们是想尽一切办法把观众往回拉,感觉到科技是有温度的。只有你有温度,你才会容易相信这个世界,相信这个世界,你才能相信这里面的人物,才能相信他的情感,才能与他产生共情感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其实我一直都有一个观点就是说,很多人觉得好莱坞这个特效比我们好,是他们技术先进,其实我一直觉得不是,这个差距是人文的差距。但是流浪地球的概念设计是非常好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其实我们这个电影里面的特效的部分,75?国内的团队,25?海外团队。海外团队我们也用不起好莱坞的,太贵了。所以我们用的只能是国内团队,以及一些海外团队,比如欧洲团队和韩国团队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也特别想跟同行去分享这个事情。我们千万不要特别迷信海外团队,甚至于你也不要迷信好莱坞的团队。第一点,沟通成本特别大,不是因为语言,而是因为文化。比如你跟美国团队说,我想做一个黑社会,做一个人。我们心中的黑社会是东北大哥戴金链子来,他给你做完之后就是马龙白兰度,这完全是俩东西啊。他不知道,你没法跟他讲。他除非他在这生活,这是文化的隔阂。第二点,你没有办法让好莱坞的一线团队,把他最好的资源给你,你看我们去威塔工作室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个问题,威塔当时正在做阿凡达234,三集连拍,他的所有资源,最好的两千多人全部在那儿。你说帮我们弄一下,人家就是边边角角的能过来帮你一下,最好的资源绝不会给你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你除非说,你跟人沟通没问题,同时人家也确保是最一线的、最牛逼的人过来帮你,但是你行不行又是一个问题了。你的能力能不能达到人家的水准,那是另外一个问题,所以千万不要太迷信他们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谈科幻精神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"别老看宫斗剧,我们多看看未来吧"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科幻,从科幻进的。因为之前只是单纯的喜欢科幻嘛。但是当你想要去创作科幻的时候,你必须得了解一些基础的知识。比如说我们编一神话,编一雷神的故事,那你至少你得知道雷电的是什么样子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上学的时候,因为我文科生嘛,在山东当年高考的时候,我们高一就分文理,高中都没学过什么物理啊、化学啊,都不学了,完全是为了高考。我的数学特别烂,当时最开始买那个书,根本看不懂,里边好多公式啊什么,也看不明白。就开始偷摸又去买什么呢,买儿童读物,就买入门级的,你才能看明白,慢慢看。但那些书你真的看了五六年之后,你才能明白一些东西,特别是量子物理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你有没有被科幻片改变人生观、世界观的这么一个重要的一些点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我就是从2006年那时候看科学那些书的时候,看量子力学,看物理的书,看天体物理的书的时候改变了。你了解量子力学,包括你了解我们实际认知的边界的时候,你会特别绝望。我们太渺小了,而且那种书你看多了会觉得,我们干啥呢?这帮人还在那儿你争我斗的,还战争呢,打啥呢,你会觉得特别无聊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你想追求真实吗?你想知道世界的本质是什么吗?都想吧。原来我是奔着这个心情去看书,看了之后我突然觉得,我们不能知道这个东西,我们也没有能力知道这个东西,我们知道这个东西也没什么好处,它会完全脱离现实。就是说你还要再跳回来,我们还得再回来尊重现在的规则,基于人类这个群体的规则。哪怕这仅仅是一个游戏,我们也要做下去,哪怕我们彼此之间都是假的,也要做下去,因为这是你的生活,你一旦脱离开这种现实,就没有意义了,突然有一天告知你世界的本质是什么,大统一的理论是什么的时候,天哪,就会崩塌得一塌糊涂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觉得对那个东西的追求,我们大概了解是好的,千万别深,我深入了大概有一年,我一直往外爬,那是一个巨大的坑,你一直都觉得这个世界太虚无了,而且没办法跟人聊,别人也不懂,没法聊,但你要找到某一个懂这个的人聊,你俩会聊很久,两个人都跟疯的似的,就讲这个东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说到这个文化的问题,那你觉得中国人有科幻文化吗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我们有科幻文化,但是并不是一个具有普及性的一个文化状态,它是一个小众的,它只是一小部分人喜欢科幻而已。我们大的氛围中,我们别说科幻,我们连科学都不崇尚,我们对科学的这个认知感,其实挺弱的,这也是我们想去做科幻片的我觉得一个原因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想做科幻片是因为我小时候看美国的科幻片,我觉得好震撼啊,在我心里埋下一个种子。到今天我也特别希望能有更多的孩子去影院看我们自己的、以我们自己的文化作为背景的科幻片。也许也可以给他们心中埋下一颗种子,激发他们的想象力,让他们更相信科学,我觉得这是我们做科幻的意义。我小时候老师问我你要干什么,我要当科学家,这是一个标准回答,但我们内心不是这样的。什么时候我们内心真的可以这样了,那我们真的是崇尚了科学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大家好像现在还是说对物质的东西比较看重。但是科幻恰恰是一个对现实很不看重的一个文化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我觉得现在的中国的状态下,正好是一个很好的一个切入点,我们在物质层面上已经基本上满足这个条件了,接下来就是我们精神层面的选择问题。我们到底选择走向哪边,所以我觉得科学的东西是要介入进来的,我们是要有时候是需要停下来。我们除了面朝土地之外,也找点时间,仰望星空一下,不要老盯着房价,对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那你觉得我们想追求最高的这个科幻精神到底它是什么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你内心的高度和你的视角跟你的视野,我觉得这是科幻精神。你站得高,你看这个地方,哇,人好小,你站得更高怎么办,地球都很小。你站在宇宙的尺度下你去看地球,你就是一粒尘埃。在上面这坨人还打架呢,还战争呢,还尔虞我诈呢,你们搞什么,你们都很危险,你们随时都可能消失掉。连地球都是一粒尘埃的时候,那你的视角就会放很宽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们不能永远都只看眼前,或者说我们只回溯过去,我们只看我们的历史多牛逼。所以真的少看点宫斗剧什么的,别老看宫斗剧。我们多看看未来吧,我们真的不会拍未来,真的不知道怎么弄,工业化落后太多了。别没事儿就尔虞我诈,勾心斗角,就整那些东西,我的天哪。本来中国人就挺复杂的,我们单纯一点吧,别再搞那个了,我们往远了看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在看片之前,我还以为高潮会是里面革命的那个戏,最后没有,是选了木星的那段,那个是留着以后拍续集吗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没有,我没想续集的事,现在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,真的没想什么续集的事儿,先活下来,先活下来,它才能不亏钱,我才能拍下一部,我觉得这是最基本的。不拍革命的那事是什么呢?其实是因为电影里面的这个世界,其实比我们现实世界要美好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们在当时最初编剧的时候讨论过,说一旦产生这么大的危机,人会变成什么样子?我们讨论了一天多的时间,后来得出的结论是,我们根本建立不了发动机,就打起来了,就完了,不需要太阳,人类就已经快完蛋了,所以我们就把这些东西全部抛开,我们不从人的那个人性出发,我们从我们理想的世界出发,我们希望它是什么样子,我们希望人更单纯一点、更简单一点,彼此之间可以建立信任,彼此之间可以团结一致,我们要表达的是这个。我们也希望我们的世界可以变成这样,所以那个世界是我心中的那个美好的世界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其实我看刘慈欣小说的时候,以前也这样觉得,把人写得太好了,把中国人写得也太好了,但是后来觉得,这就当是一个愿望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其实我这个是很明确的一个愿望,因为如果就人性的分析来讲,你会觉得太复杂了。所以,我们能不能抽出这个时间,本来我们时间就不多,我们放在我们热爱的事情上、放在我们热爱的人身上,多好。所以我特别讨厌那个宫斗剧,别教大家那些招儿了,真的太恶心了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谈未来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"第一部先活下来,才会有第二部、第三部"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还没成功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我看过之后,觉得肯定是成功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因为其实我现在能够心里稍微安心一点了,但是其实还是会忐忑在哪呢?我们这些首映里面看的这些人,首先是高知人群。另外他们有很多都是专业或半专业的,这个里面有同情分,知道我们做这个东西不容易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对,中国科幻电影以前可以说就是零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对。但是有很多普通观众他没有这个概念,他不会拿双重标准来去定这件事情,他直接的对标就是好莱坞电影,那你做不过别人,你现在做到什么程度,那得看观众的,大众的一个反应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你觉得最好的科幻片是哪几部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2001太空漫游。另外一个我比较喜欢是黑客帝国,特别是第一部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黑客帝国是把一个思想性和这个可看性结合的非常好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非常好,你看他的对话,每句话都是哲学问题,但它酷,它酷炫,它拿那个动作去包装。一身酷炫的时尚的那种包装,而且骨子里边其实是苏格拉底、柏拉图那套东西。而且我们到现在也不能证伪,你不能说他说的是假的,我们也不能证明我们不是一堆代码在这聊天,它不能被证伪,这点特别牛逼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流浪地球我个人的评价就是一个非常好看的商业科幻片,但它整个不像黑客帝国、2001太空漫游,它们有很深的一个思想性的东西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真的做不到。我现在没有这个能力,谁都想做一个类似于那种级别的,但我没有这个能力跟深度去做这个东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流浪地球的原著是可深挖的,但是我们其实不太敢去深挖它。因为科幻本身有门槛,我针对的是中国的普通观众,我根本没有想任何海外的问题,我觉得我们没有能力做一个全球性视角的片子。我一定要让中国观众、普通人可以看懂,这是我的目标。所以我们把里面的好多东西都简化了,甚至于我们很多科学术语在最初的时候剧本是有的,后来全都删掉了,现在只留下了一个洛希极限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当然也想去做一个,比如说像黑客帝国那种,或者2001太空漫游这种,有深刻的反思的,有深意的,有哲学性的。但是在最开始的时候,第一,我现在可能也没有这个能力,第二,我们想让更多人去接纳这个科幻片,想让这个科幻类型能够活下来,我们就得让它更浅显易懂。我们的第一部不是说怎么推出去,而是第一部应该先活下来,才会有第二部、第三部。如果我们第一部死了,就没有后面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我们也听说了这个片子资金很困难,最后吴京给的投资才让电影拍出来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因为整个影片它是一个新类型,每个人遇到一个新事物或者新的形式都会有质疑,凭什么是你,团队有没有这个能力,我们拍完是不是个烂片,都会有这种怀疑,这个心态我觉得我也可以理解,换我我也这样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是吴京我觉得最值得敬佩的点就在这儿,他知道这有可能就是个烂片,这是一个雷,而他是在他声望最高的时候,取得了全亚洲最高的票房,他又是导演,他又是演员,他完全可以不用趟这个雷,但他趟了这个雷,这是需要勇气的。他是支持这个类型。他有一次跟我说,说没事儿,成了我们是英雄,输了我们是烈士,没毛病,我们就为了这件事我们拼一把。本来我们还给他准备了片酬,也没有太多,但好歹是准备了,结果我们特效做着做着就给花超了,片酬也没了,到现在吴京一分钱也没收。所以有些人,外界可能对他有好多的误解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他也投资了吧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对,他非但没有拿钱,还投了钱。有很多问题就是因为不了解这个人,这个人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个样子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那他有没有提到他投这个项目或者他这么帮助这个项目,到底是因为什么呢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因为他相信未来啊。他就想支持这个新类型,我们希望它可以成功,只有这样的话,我们的科幻电影才有可能迈出去一步,不然永远都没有人做,永远都是只有怀疑态度。所以心态很重要,目的有时候很简单,就像你喜欢一个人一样,你哪有那么多理由,你一定喜欢他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还有什么遗憾吗,这部电影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没有遗憾,这四年我跟我的团队竭尽全力,我们能做到的最好就是这样,没有遗憾,我们不可能比现在做得更好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日人物:最后想跟科幻迷简单说点儿什么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郭帆:我是因为爱科幻,才做了科幻片,这四年来我们团队竭尽了全力,我们把我们最好的呈现了出来,我们也付出了很多,当然并不是因为付出很多,就希望大家有多么宽容,但是我们需要有一个宽容的心态给一个新的类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因为只有这个类型可以成功的话,那么就会有越来越多的投资人会相信这个类型,有更多的钱投进来,这样的话,就会有更多的导演可以去尝试科幻片,我们的中国的电影工业才会越来越完善,才会出现真正的科幻类型,才会有一部又一部的科幻电影出现。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